中国家居网

主页 > 家居文化 >

纳溪贡茶.等您回家之十:落寞杨慎茶相伴
  发布时间:2018-03-04 05:35   来源: 川南经济网  浏览:次   
收藏 我要评论  挑错  打印



作者:初旭
 
  杨升庵,杨慎,字用修,号升庵,晚年自号博南山人,四川新都人。他是一位充满传奇与悲壮的文化人,在泸州客居十余年,这里也成为他的第二故乡,与这片土地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泸州人都亲切称他为杨状元。
  生于公元1488年的杨升庵,他出生的这一年,也是弘治皇帝朱祐樘刚登基的一年,弘治皇帝的弟弟朱璁樘为兴献王。谁也没有想到,这些看起来没有任何关联的事件,后来会以特殊的际合而影响了杨升庵的苦旅一生。
  杨升庵与泸州的渊源历史,得从他正德六年(1511)会试中了状元说起。中状元以后,他被授职翰林修撰,嘉靖朝当上了经筵讲官。杨升庵的父亲杨廷和,当时是首辅大学士(宰相),是一个秉性刚直之人,因议大礼忤怒皇帝,被罢了官。杨升庵和父亲一道,也是一个硬骨头,仗义执言,奋起进谏,在殿上两受廷杖,仍不屈服,以致被问罪:“永远充军永昌卫(今云南保山)”。
  杨升庵的老家在新都桂湖边上,从成都浮流到泸州,途径纳溪、叙永、宜宾进入被流放的云南保山。但每次从役路上,泸州纳溪是他必定要歇足的地方。原因有四大理由:其一是当朝的嘉靖皇帝是一个记仇的皇帝,一直对杨升庵余怒未消,“每问近来慎作何状”,原籍地方官吏,没有半点通容,办起事来,甚至还要落井下石,不愿回乡受气的杨升庵实在是有家归不得。升庵的境况,让笔者想起看过的一篇博文,说有位姓乔的文化名人病逝以后,故乡的官员互相推诿,连一块下葬的地方也不给,其年迈的夫人只好抱着骨灰盒哭泣着离开……事后多年,当地要盘活人文资产,这些地方官员竟然又厚颜无耻地“欢迎回家”。尽管是两个不同年代的故事,却有着异曲同工之讽刺意味;
  其二,按照清朝的相关规定,在没有收到云南方面批准杨升庵返籍的正式公文,新都地方官员,也大都是怕事之人,不愿意为一位犯过错误的文化人去招惹是非,也就断然不敢接受或许诺他“叶落归根”;
  其三,当时云南巡抚鲍某,还是升庵一位同年的门生,杨升庵还请求他的年兄派专人去云南找鲍办理个事情,这个鲍巡抚虽然不敢公开违抗朝廷,放还升庵,但由于有这层关系,对升庵之事也睁只眼闭只眼,免得招惹宗师生气。同时也乐得吞没杨升庵应领的军粮。
其四,由于议礼事件被波及的诸臣张璁、桂萼等人,俱已先后走上仕途。在朝的大臣,每当皇帝问及升庵近况,总是委婉回避,或老或病。朝中大臣不上报,皇帝也就无从知晓杨升庵的具体情况。
  最为关键的一点在于泸州气候宜人,富庶一方,生活条件较好,水秀山明,赏心悦目,杨升庵又有亲戚朋友在泸州做官。同时,泸州的地理位置在云南与成都之间,回家方便,既使朝廷追究起来,赶赴流放之地也来得及。升庵本人,也就愿在泸州这个“真空地带”终老一生。
特别是最后一条是杨升庵久居泸州的主要理由。他的姨妈在泸州纳溪龙车一带,其姨表兄弟韩适甫(名明可,号炅庵)还是泸州卫指挥使,相当于现代的市级最高军事长官,每次路过泸州,自然到到亲戚家去歇足。他几十年的流放生涯中,每次路过纳溪,总要到姨妈家流连小住,少也三五天,多竟一年半载。65岁时,他干脆在泸州长住了下来,可惜到了71岁那年,却被新上任的云南巡抚王昺派人将他重新逮捕押回流放的永昌卫。他第一次到泸州,策马万山丛中的羊肠古道上曾仰天高吟:促膝喜开怀,离筵咫尺间。鷁便巴江水,马怯永宁山。回首叫虞舜,驩兜何日还?(《留别韩明可表弟》)好一个“何日还”,杨升庵没有想到,十多年后一语成谶,这一去,竟成为诗人与泸州的永别。
  在姨表兄弟韩适甫、地方官员薛治等人的帮助下,杨升庵在泸州前后居住了十有余年。他广泛交往,结社唱和,留下了几百首诗章,和一段千古佳话。他在泸州期间,不时面涂傅粉,头发扎成“丁丁猫”,坐在一乘小得不能再小,号称“升庵”的木轿子里,两旁还配上一副对联:士到东都须节义;地当西晋且风流。吃得醉醺醺的,听任门生们抬着他,后面跟着一群歌妓,捧着杯盘酒具,招摇过市,惹得满城少男少女拦街争看“杨状元发酒疯”。
  杨状元真是发酒疯吗?一升大的轿子,怎么容纳得下他这堂堂七尺男子!这难道不是他愤世嫉俗至极之言么。还是文化人最懂文化人,清代大儒王士祯则认为杨状元并非借酒发疯,而是“壮心不堪牢落”,是用自己的方式发泄心中之不满。
  酒越喝越晕眩,茶越喝越睿智。从“升庵”轿两边的对联,我们可以看出,杨升庵酒后所做的一切,都是他在喝茶的时候最智慧的表现。而且喝的一定是纳溪特早茶,因为李白、杜甫、陆羽、黄庭坚、苏轼等这些文学大家,都是从这杯纳溪茶里找到了文学创作的灵感,找到了释放灵魂的空间,也找到了人生最好的注脚。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 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杨升庵先后在泸州十余年,这是他一生中最有意义的时期。离开了朝庭的他,不仅没有因此而沉沦、而平庸,在处江湖之远的泸州,反而成就了他内心的平静与安宁。一首《临江仙》 ,就是最好的佐证,既是他人生的自我总结,也是整个中国历史的总结。如今,嘉靖帝早死了,明王朝也灭亡了,甚至连取代了明王朝的清王朝也消失得无影无踪,唯有杨状元的传说还在,诗章还在。
  最近,听闻有泸州民间人士致力倡导,在长江岸边建设一座继黄鹤楼、岳阳楼等之后的中国第五大名楼——临江仙楼,以纪念杨升庵这位泸州人民的好朋友。这个倡议,笔者是举双手赞成的,毕竟有骨气的文化人不多,英雄需要崇拜。

相关链接:


  纳溪区隶属于四川省泸州市,位于四川盆地南部,长江之南,永宁河下游两岸,东经105 °09′~ 105 °37′,北纬28°02′14″~28°26′53″之间,东连合江县,南接叙永县,西界宜宾市 江安县,北邻江阳区。
  纳溪区,因三国时期“蛮夷纳贡出此溪”而得名,又名云溪,有“海纳百川”之意。南宋理宗绍定五年(公元1232年)建县,1996年7月1日,纳溪撤县建区,为泸州市纳溪区,结束纳溪建县764年历史。
  纳溪区属亚热带湿润性季风气候区,幅员面积1150平方公里,户籍总人口为47.06万人(2016年),辖12个镇3个街道,拥有天仙硐风景区、云溪温泉、凤凰湖景区、护国战争纪念馆等景点。
  纳溪区享有 “中国白酒酒庄文化服务综合标准化示范区”、“全国重点产茶县” 、“中国特早茶之乡”、“中国特色竹乡”、“中国民生建设百强区”等美誉。

(责任编辑:中国家居网)

本文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家居
  • 广告招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