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家居网

主页 > 家居文化 >

蒋子龙:古城古韵话泸州
  发布时间:2017-11-27 21:51   来源: 川南经济网  浏览:次   
收藏 我要评论  挑错  打印


作者:蒋子龙
 
  江阳,“酒城”泸州的古称。古云:山之南、水之北,曰阳。长江自青藏高原的唐古拉主峰一路倾泻南下,至江阳从抱城而过,并顺带着吸纳了沱江,方开始转头东奔。“枕带双流,据江洛会”,因水而生,以水为性,肘江负山,负阴抱阳,遂得此名。秦时造城,汉代置郡,兴于宋明,尝有“北宋看开封,南宋数江阳”一说。至清代已成“西南要会”,改建城橹,鼎新雉堞,岌然周遭,雄冠西蜀。千年古城,几多沧桑,至今仍然保留着一种古风古韵,人心尚古。
  民谚曾有“黄河百害,富于一套”之说。长江在江阳也形成一个“几”字形套窝,数百年前一位张姓高人,发现这个套窝里最适宜种桂圆,其果实甜美多汁,因此留下了现在的“张坝桂圆林”,距今已传至张氏第十五代。尚有4500余亩,百年以上的桂圆树15000余株,树龄最长的已有360余年。而桂圆树,越老肉质越佳,是国家唯一的“桂圆种植基因库”,也是全国最大的一片桂圆林。其间还杂有数千株荔枝及楠木等珍稀树种。这么一大片少有珍贵的古木园林,管理得竟像没有人管的野园,浓阴重重,有通幽的曲径,也有较敞亮通透的明道,古木奇形怪状,闲花五彩斑斓,满园野趣,又不失洁净美适。每年自夏至秋,香飘四野。荔枝先熟,桂圆随后,硕果压枝,累累团团,摇摇欲坠,除果树的主人采摘,无人看管,也无人偷摘。全园没有一幅强制性标语,诸如在许多大公园、乃至名园里随处可见的“不许采摘果实!”“不许攀爬树木!”“不许毁坏果木!”“不许乱丢垃圾、践踏草地,违者重罚!”等等。张坝桂园林外没有围墙、铁网,园内没有隔离性的栏栅,任何人随时随意都可进入,可散步,可健身,可休闲娱乐……园内的果木属于不同的私人产业,许多年来无人发现有丢失、损坏的现象。巨大的张坝桂圆林,成了江阳人精神面貌的一面镜子。
 

作家蒋子龙和泸州粉丝合影

 
  古城人的修为和善良,还能随处可见。深冬的一个深夜,两位多年未见的老知青邂逅,酒足饭饱,握手拥抱,一个依依不舍地走了,另一位摇摇晃晃在将要摔倒的一瞬,已经观察他的巡警抢步向前,将其扶住。不料此兄已醉得不知此身何身、家住哪里。巡警只好将他架到警车上,他身子一挨座椅,便极自然的顺势倒下,呼呼睡去。巡警打开车上的暖风,让这位老知青在警车上舒舒服服地大睡了一夜。谁说这个世界正在变得冷漠自私?江阳的警察是不是让人感到一种难得的安全与温暖?当许多城市里“狗案”频发、“狗患”连连,江阳分水岭镇的狗出门,都戴着笼头。网上还流传过一段视频,江阳的狗呀猫呀在市区过街,都会走斑马线……那种装腔作势、人模狗样确实好笑,可以当笑话传,也可以看作一种佳话。习惯成自然,积微成大,表现了一种社会风貌。
  古江阳原是巴国重镇,盛行“袍哥文化”。而今“袍哥”没有了,“文化”留下来,甚至连江阳的“水”和“山”都带着忠厚刚正的色彩。当今世界严重缺水,中国尤甚,而江阳水资源却出奇的丰沛,守着两条大江,却并不从长江截流,而是每年向长江注水520多亿立方米。这对成就长江下游的雄浑壮阔之势,居功至伟。送水和争水,对人与城市面貌的影响自然也不一样。古江阳有“三山九庙不出城”一说,其实城外还有玉蟾山、乌蒙山、忠山、方山、笔架山等等。仅一座方山,就难以描摹,其形八面,面面皆方,峭壁高耸,古木参天,下瞰两江,汇势聚气,景象万千。据传明建文帝站在云霁峰巅竟数出方山有9109座翠峰。佛因山兴,山因佛名,至今方山还保留着48座寺庙,其云峰寺里有世界独一无二的黑脸观音,妙相庄严,香火鼎盛。
  这样的山水,这样的传统,随着社会变革衍生出一种重情重义、忠孝刚正的文化习俗。并以忠山立誓,以方山为碑,以天下独有的报恩塔为证:在向被称作“多灾多难”的中华大地上,“自有历史记载以来,江阳却从未发生过大的灾难。”当今世界还存有许多未解之谜,或许江阳之谜,暂时可用古人的智慧来解释:“善不妄来,灾不空发”。据《2016年中国民生白皮书》载,全国“幸福指数”测评,江阳得票第一。此外还有国家颁发的“国家卫生城市奖”,联合国颁发的“居住环境最佳奖”,以及“森林城市”、“园林城市”等等诸多桂冠。
  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莫如说是水土养德,德养人,人养城。
(初旭  供图)

相关链接:


   蒋子龙,1958年8月参加工作,1972年3月入党,中专学历,编审。中国作家协会原副主席、天津作家协会主席、天津文联副主席。作为著名作家和中国文化的使者,他先后出访过欧美亚等十几个国家。
  2012年8月16日获全美中国作家联谊会颁发的首届东方文豪奖。

(责任编辑:中国家居网)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家居
  • 广告招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