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家居网

主页 > 资讯 > 家居人物 >

网络诗人余秀华:狗日的王法
  发布时间:2015-01-18 11:34   来源: 中国天机网http://www.zgtianji.  浏览:次   
收藏 我要评论  挑错  打印

余秀华

南都讯 近日,随着一首名为《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的诗在网络“病毒般蔓延”后,余秀华火了。这个湖北钟祥市石排镇横店村的农妇,被学者沈睿誉为“中国的艾米丽·迪金森(美国最伟大的诗人之一)”。

“我不认识艾米丽·迪金森”,余秀华对此呵呵一笑。她在博客中回应突然的走红称,自己的身份顺序应是女人,农民,诗人。“但是如果你们在读我诗歌的时候,忘记问我所有的身份,我必将尊重你。”她觉得,任何身份的标签都不能凌驾于诗歌本身之上。

余秀华生于1976年,出生时因倒产缺氧造成先天性脑瘫,这让她走路不稳、手发抖、说话口吃。她说,这对学习、工作、婚姻都带来了影响。

她在诗里讲述,“我的残疾是被镌刻在瓷瓶上的两条鱼/狭窄的河道里,背道而行”。现实中,她因病高二就辍学,然后在1995年经人介绍嫁给了一个大她12岁的男人。她将这段婚姻形容为“青春给了一段罪恶”,“那时候有铺天盖地的忧愁,19岁的婚姻里/我的身体没有一块完好的地方/我不知道所以延伸的是今天的孤独……”在这段被诗化的婚姻中,一个现年18岁的儿子已在武汉念大一,丈夫尹世平昨日则回应“只是性格不合,生活仍要继续”。

尹世平常年在外打工,余秀华与自己的父母生活在横店村中。横店,这个在余秀华诗中与“爱情”并驾的主题,小至蒲公英的花种,大到蓝天白云,都已被她的笔墨收录。若无意外,余秀华每天大部分时间都守在院子里,看看书,打扫卫生,喂喂兔子,然后等诗句溜进脑海,颤抖地敲动电脑键盘记下。她说,诗歌一直在清洁和悲悯自己。“当我某个时候写到这些内容的时候,那一定是它们触动了我,温暖了我,或者让我真正伤心了,担心了。”如今,她的诗歌已有2000多首。

有人质疑余秀华的诗歌抄袭或代笔,与其关系不好的丈夫尹世平却称,肯定是她写的,以前用笔写在本子上,现在每天守着电脑敲。也有人认为,余秀华是把苦难熬成了心灵鸡汤,她本人则回应,痛苦和抱怨本就有,诗好与否不过如此,只是用自己的心意写下些分行的句子罢了。

昨日,近十家媒体来到余秀华家中,她一一笑脸相迎。她喜欢讲述诗的一切,对各类身份标签又强调着反感。多家出版商打来电话,要给她的诗出书,她答应了两家。未来,她盘算着再多走些地方,再多读些书,碰到自己有感触的东西,就一一记下。

“不喜欢别人给我贴标签”

南都:如何看待现在网络对你的关注?

余秀华:反正就是一阵风,刮过去就走了,不用多久,我就会回归到以前的状态。之前我的博客只有200个粉丝,今天早上一看,已经有2000多了。我会有越来越多的读者,但是真正理解我的人、懂我诗的人,全世界可能只有一两个。被太多的人关注,不一定是好事,写诗是一个很个人的事情。

南都:有人对你的关注,是因为你的遭遇,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余秀华:这样会把诗歌给推到后面,把身体(残疾)推到前台,把苦难放在诗歌前面是不对的,本末倒置了。我不喜欢别人给我贴标签,“脑瘫诗人”、“农民诗人”等,任何标签都有局限性,而每个人都是丰富的,写的诗也是不一样的。我不回避“脑瘫”的事实,但希望人们更多去关注我的诗。

南都:有人将你比作“中国的艾米莉·迪金森”。

余秀华:我对她不是很清楚。我以前也希望读一些国外的诗,但就是读不下去,感觉跟我的距离很远,可能跟翻译的问题有关。我的英文要是好一些,我觉得我翻译得会更好。

南都:那首《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你觉得这首诗是最好的吗?诗中的“你”有原型吗?

余秀华:我觉得这首诗写得并不好,我也不知道它为什么会火起来。诗里的“你”没有原型,也真的没有对象。他可以是所有人,也可以是某一个人。我以前喜欢在Q Q群里、论坛里逛,大家都来自天南海北,有时候开玩笑就这么写。

“我就是写一些乱七八糟的诗”

南都:你第一次发表诗歌是在什么时候?

余秀华:以前有媒体这么问过我,我说是1998年写了《印痕》,那是我临时编出来的。我也想不起来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写诗,什么时候开始发表,别人非要问我,我就说了一个。

南都:你有喜欢的诗人吗?有模仿过别人的诗歌吗?

余秀华:我非常喜欢雷平阳,他笑起来很好看,看着很温暖,并不一定帅就是好的。有一次看过一个他的视频,视频里他在唱“一寸光阴一寸金”,我看着看着就笑了。不过,我们没有见过,只在网上聊过几句。我也不想跟他见面,见面了就不是偶像了。

我没有模仿过别人的诗歌,能够模仿的诗不一定是好诗,好诗是独一无二的,不能模仿。不过,我在读别人的诗时会去思考,为什么他能那样表达,换做我,会怎么表达?我觉得自己读书太少了,很多好诗没读过。

南都:之前你还写过小说,以后会继续写吗?

余秀华:别人写小说很勤快,通宵达旦地写,我很懒,一天就写两三个小时,然后就再也写不下去了。写诗歌比较轻松,但打字也很累。我打算在明年或者后年写完(之前的小说)。

南都:你在诗里,有时会撕裂或者破坏一些意象和情感,这是刻意的吗?

余秀华:我有一种破坏心理,就是想把它搞碎了,然后删掉,重新开始。

南都:一种诗歌是下半身的乌托邦,一种诗歌是不受拘束的往上飞,你觉得你的诗属于哪一类呢?

余秀华:我觉得,我属于两者的中间部分。我想写下半身,但是又写不出来。我在网上看别人的诗时觉得很过瘾,相对于他们的野蛮,我的有点抒情,我想写,但写不出来。我就是一个乱七八糟的人,写一些乱七八糟的诗。

“婚姻里没有爱情”

南都:你的诗歌里面出现过“红嘴唇”、“高跟鞋”这样的意象,你曾希望有这样的打扮吗?

余秀华:高跟鞋、红嘴唇会使女人很有范,我喜欢别人化妆,但是我从来不化妆,越是穷人越不会去化妆,能吃得饱穿得好就行。随时可以消失的事情,都是不能指望的。

别人说,你怎么老是不修边幅,我说以前年轻时候没想过,现在人老珠黄了更不会想。有一次,记者要给我拍照,让我打扮一下,但是我刚打扮好,他们没拍就跑了。拍照的时候,我会自然地就紧张起来了。

南都:之前报道称,你的婚姻不太顺利,你的婚姻里有爱情吗?

余秀华:一点也没有。刚结婚的时候还好,有新鲜感。结婚之后,发现还有那么多事情要干,还要一起睡,还要生孩子,那不是我要的生活。我们两个以前经常会吵架,现在是冷暴力,见面了谁也不理谁。

南都:你在博客中说你是个“好战分子”,你也会经常参与一些网上骂战,为何如此呢?

余秀华:我性格比较倔,以前会跟家人吵架,现在好一些了。有时在网上遇到一些不公平的事,就会跟别人骂战。有一次,论坛上有人骂我,一个叫“王法”的论坛编辑只允许别人骂我,我一回应,他就把我给屏蔽了。我就写了一首诗叫《狗日的王法》,骂了他。

南都:那你会跟父母或村里人吵架吗?

余秀华:以前会跟父母吵架,现在好很多。我不跟村里人吵架,横店村的人很好很老实,不闹事,他们跟我也没有利益关系。

实习生王伟凯南都记者刘洋
 

附:农民诗人余秀华诗歌选录


狗日的王法

土狗日的王法,没屁眼的王法
断子绝孙的王法,和他妈乱伦的王法
嫖妓女的王法,搞基的王法
流派的王法,带了一群母狗做编辑的王法
驴日的,狗捣的,王八戳的
鸡奸的,鸭压的,蚂蚁,蚂蚁怎么搞的
不死对不起共产党的王法
 
装腔作势的王法,虚情假意的王法
不学无术,鼠目寸光,小肚鸡肠
仗势欺人
狗说,王法是他的同类是狗的耻辱

你我在纸上
 
单薄。一戳就破。一点就碎
我没有决定什么,却这样被安排了
但是秋天风大
 
路越走越危险,到深夜还不肯停下来
中年的隐喻错综盘结
却一说就错
 
热衷画图的人,有落叶,有秋果
我都给他看了
他看不到的是:一篮橘子下埋的另外
 
他粗矿,他温柔,他慈悲
哦,我愿意他危险
并涉及到我
                                      2014年10月19日16:13:11
 
在我梦里醒着的人
 
秋风是从南吹到北的,露水也是,霜也是
而吹过我的风,半路就走失,跌下去时很重
回声都回到我身体里
 
我希望他和我有些关系:那个胡子拉杂就要老去的人
我希望他死的时候想起我,不害怕
如同我想起他,就不怕活着
 
如果我病重了,我得去看看他
告诉他,我从来没有一张病历
他们说的,都是假的
 
如一滴水,醒在结冰的河上
他醒在我梦里
如一针之疼,醒在麻木又盲目的生命里
 
                                       2014年10月19日19:46:29
 
  就要按捺不住了
 
连呼吸都陡峭起来,风里有火
你看到的,雪山皑皑是假象,牛羊是假象
她给不同的人斟酒,眼睛盯着远方,远方一直远着
 
她的手颤抖得越来越厉害
眼睛里的灰烬一层层洗去在泪水里
这泪水不再是暗涌,是戾啸,是尖锐的铁锥
 
把她,把一切被遮盖的击穿
让沉睡的血液为又一个春天竖起旗帜
竖起金黄而厚实的欲望
 
但是她说一切都没有准备好
她还在午夜
她说着说着,就被卷进去,没了头顶
 
                                      2014年10月21日20:51:03
   风从草原来
 
风从草原来,在你的城市不停地打转
而呼声凄厉,在明晃晃的月光里
许多事情还没有经过就成为往事
逃逸之人留一把胡子,在街头晃荡
想给出的赞美,都被生生逼回内心
疼一疼就会过去
 
风从草原来,把一个城市困在风心
想看到的事物都被遮蔽
多少人一辈子过去了还没有活过
他慢慢吐烟圈,慢慢说话
把方言里粗矿的部分低音吐出
他不说疼
因为风吹过,无痕
                                      2014年10月22日16:58:35
 
   一棵狗尾巴草
 
它的春天,总是被拦路截断
它其实准备了果实,也被拿走
它身子空着,为了不被折断,佝偻在风里
 
而秋天,就这么来了
它咬紧牙关
承受这慢慢枯萎的冷
 
                                       2014年10月23日20:53:22
 
   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
 
其实,睡你和被你睡是差不多的,无非是
两具肉体碰撞的力,无非是这力催开的花朵
无非是这花朵虚拟出的春天让我们误以为生命被重新打开
 
大半个中国,什么都在发生:火山在喷,河流在枯
一些不被关心的政治犯和流民
一路在枪口的麋鹿和丹顶鹤
 
我是穿过枪林弹雨去睡你
我是把无数的黑夜摁进一个黎明去睡你
我是无数个我奔跑成一个我去睡你
 
当然我也会被一些蝴蝶带入歧途
把一些赞美当成春天
把一个和横店类似的村庄当成故乡
 
而它们
都是我去睡你必不可少的理由
 
                                      2014年10月26日20:48:58
 
  霜降
 
树叶不说话了,落下来也悄无声息
庄稼都收割了,落在上面的月光也是沉默的
一只蝉去向不明
雨落在夜里,芭蕉弯下了身子,以和我一样的弧度
万物沉默。是我爱上你的样子
和它们不同的是,我疼得如此厉害
我把这样的疼不停地逼回内心,重得我摇摇晃晃
但是我吐不出来
我从来没有说出的,我以为这就是
爱情
                                            2014-10-27 22:27:57
 
     霜降
 
再怎么逃,你的胡子也白了
早晨,窗外的香樟树有另外的反光
落在上面的麻雀儿有着和你我一样大小的心脏
我哆哆嗦嗦想把一句话说完整,还是徒劳
远远看去,你也缩小为一粒草籽
为此,我得在心脏上重新开荒了
我们白白流失了那么多好时光,那么多花朵绽开的黎明
而这中年,我不知道要准备多久
才能迎接你的到来
而此刻,你在守望一场纷纷扬扬的雪
烟灰不停地落下来
微微颤栗的空气里,你预感到远方的事物
枯黄的理由
                                         2014年10月28日20:36:22
 
 雨未停
 
下午再一次合成一个坟墓
手脚冰凉的人看窗外物都生冷
湿淋淋的麻雀粘在香樟树上
蔸着自己半颗米大小的心脏
米一样白,米一样经不起熬
它从未飞过汉江?从未去流浪?
从未为另一只麻雀飞过一座山?
我一直在想你
而无力量破获这悬而未决的难题
                                     2014年10月29日16:31:47
 
 你那里下雨了吗
 
五点半了,雨没有停的意味
我回头看看你的照片,与你又一次对视
注视我的不是此刻的你,不是你的少年就是你的暮年
我走过的这部分你不在
雨打在香樟树上,碎为水,落下来
雨打在瓦上,碎为水,落下来
雨打在池塘上,碎为石头,落下去
我关门的时候,又看了看面前的公路
直到夜幕落下,把雨都包裹起来
也不见一个人
                                           2014年11月1日21:01:31

(责任编辑:中国家居网)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家居
  • 广告招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