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家居网

主页 > 资讯 > 家居资讯 >

初旭:千古传奇古蔺龙厂沟
  发布时间:2019-02-14 09:14   来源: 川南经济网  浏览:次   
收藏 我要评论  挑错  打印


曾经的楠木(图片来自网络)
 
  四面苍山归龙溪,八围关锁似宫庭,蛟龙出海腾细浪,虎踞狮蹲现祥云。这是当地一个叫熊太恩的风水先生对家乡龙厂沟的题咏,也是先生对这片山水的真实刻画。


五龙出海龙厂沟

 
  龙厂沟,亦叫龙溪。位于川黔交界的四川省古蔺县丹桂镇金龙村境内。这里大山雄峙,横亘千年,重重叠叠,沟沟坎坎的山峦,将这里包襄得严严实实。这里地方小,连个正而八经的名字也没有,先人顶着太阳,扛着冷月,成群结伴从湖广迁徒来到四川古蔺讨照为业。王氏三世祖王天爵创业龙溪坎上,据说,这是一个五龙出海,虎狮锁口的地形,天爵祖建造三合头祖屋时,从平基动土,到串架上梁,一天到晚,阴雨绵绵,正在上梁这天,突然苍天放晴,匠师正在祭粱时,众人一阵惊呼,原来,门口的田坝中一条水桶粗蛟龙正高举龙头,等待主人“吩赠”出海。王氏主人找来钱纸香蜡,祝告天地:浪高龙出海,天清日当空。只见四面山沟,洪水滔滔,汹涌澎湃,随着波翻浪滚,那蛟龙载沉载浮,直奔大海。从此,便有了龙厂沟的大名。
  古时候,有十人牵手围的古楠木屹立沟中,绿叶如盖,遮天蔽日,犹如一颗定海神针护佑着两岸生灵。每当日出日暮,白鹭、野鹤翔集楠木,上下翻飞,好似满树绽放的花朵。逢年过节,有村民为古树披红挂彩,还在树下焚香许愿,祈祷一方平安。古老的楠木灵性十足,成为这里一道特别的风景。故文人雅士将这里的一些景观集纳成“八景”,什么“南岩古木”、“赖洞紫烟”、“蕨沟棒响”、“双脚滑石”、“鸡岭巍峨”、“山鸣谷应”、“白果迎门”、“五台远眺”等,这里的“南岩古木”就是指沟中那颗高入云天的楠木。



龙溪王氏祖屋

  龙厂沟虽地处偏远,但自古人文荟萃,对沟两岸,有文有武,层出不穷。从王德兴的文笔,到王克修、王纯武、王义能的医术,从王应昌、王要武父子的机智风趣,到王达道、王履德、王正道的学识,再到王小山、王自能的功夫,在方圆几十年均屈指可数。王正道所撰对联至今还在民间流传:“天爵祖创业龙溪迄今四百载,犹幸叶茂枝繁小称川黔望族;众嗣孙承基坎上相传十余代,且喜农昌学秀可云耕读世家。”、“数运系乾坤道妙玄机真难识;经纶弥宇宙灵根佛种自有缘。”、“汨水悠悠屈子英明垂千古;湘江浩浩楚王白骨臭万年。”、“家宅建龙溪,北泉流水东归去;天山逢夹道,问祖儿孙八面来。”
  谈到王应昌、王要武父子,更是医文兼修,机智过人。某年春节父亲王应昌为了考考儿子的学识,便以自己的名字顺口出上联:应昌既昌,昌来昌去昌爵士。儿子王要武略一沉思,随后即兴对出下联:要武就武,武进武出武公侯。王应昌连连夸赞儿子:不愧是王氏子孙。
  据说,王应昌为了走近古蔺观文云庄,拜访曾百万,就装成一位擂子匠混进曾家,很长时间都没有见到曾百万。一天晚上,他躲在厕所里听曾家的私塾授课。私塾先生对弟子说:东方明也。王应昌在厕所随即应答:非东方则明,乃是月出之光。私塾先生急问:你是谁?王应昌答道:乃擂子匠也。私塾先生又问:姓甚名谁,何方人氏?王应昌答道:免贵姓王,吾乃彭河龙厂沟人氏是也。私塾先生闻听是龙厂沟人氏,便谈起当地的知名人士王德兴等人,私塾先生翘起大拇指:连连说:不愧是公侯之后。
  此后,通过私塾先生引荐,曾百万知道王应昌医文兼修肃然起敬,便告诉说,家有儿子,患病多日,茶饭不思,不见好转,求王应昌把脉诊疗,王应昌通过一番望闻问切,开出一剂“十八反”,曾百万一见处方,大惊失色,王应昌看出对方顾虑,笑道:先生不必多虑,我不走,我待公子病有好转才离开。曾家公子服药半个时辰,便吐出一坨缠满血丝的柿子,病情大为好转。通过几天疗养,很快气色红润,精神如常。曾百万见王应昌如此高明,便试探问:王先生既然医好儿子怪病,我家水病了能否医好?王应昌告知,要把脉才知道。王应昌在曾家人的陪同下,查看了曾家15里之外的饮水源,知道是水沟中途断裂,导致饮水不畅,他吩咐曾家找来谷壳,小米糠,从水源处沿沟往下游冲水,很快糠壳将缝隙处堵塞,曾家的饮用水又恢复了,龙厂沟王应昌为曾家医水的故事成为一段佳话,在古蔺地区广为流传。



龙溪,让我们记着乡愁

 
  关于龙厂沟的故事,还有很多,有些早已被历史湮灭,只有一些文化碎片还散落在民间。如文笔了得的王德兴,曾见过白果开花马落牙,麻雀跨步八月十五现月铧。弟子遍地川黔两省,并为弟子准确预测考题“邦君树塞门”的故事;王小山骑着龙须马激战洪秀全部下,永宁境内巧妙击退匪帮的故事;老中医王克修改当归尾为当归头,改补血为活血,为丹桂立木楼刘氏祖婆医治疾病故事;王自能被龚大团总逼离老家,从云南讲武堂毕业后,衣锦还乡推翻龚家大团的故事等等,不一而足的传奇一直散落民间,成为当地人的精神食粮。
  龙厂沟自王天爵祖创业龙溪以来,文武兼备,龙脉不断。有人说,这些都得益于那棵绿云遮天的古楠木,这棵大树一直荫佑着这里的人们。时间推至上世纪60年代末期,有阴阳先生路过龙厂沟,眼见这里风景优美,人杰地灵,心生嫉妒,便暗中使坏,鼓动当地人将楠木砍伐,据说,那伐木人几天几夜才将楠木伐倒,张开的伐木口子,不断有木汁渗出,殷红的血水将周围的泥地染红一大片,老远看去,就像一片盛开的花朵,亦像一只流泪的眼睛。据说,楠木放倒那瞬间,只听见一声巨响,就像天空放了一个响雷,几里外都听到响声,许多村里人都无意间打一个冷颤,一些老人则直呼“报应啊报应!”。一时间,对沟两岸,天昏地暗,瘴气乌烟,村里人不知所措。从此,这里的人常窝里斗,不思进取,一蹶不振。


五台远眺

  这棵古木放倒以后,就像村里死了一位德高望重,煞气浓郁的老人,无人敢接近。时隔多日,才将楠木截断拉条运走。事后这些伐木人和参与运输楠木的人均遭不测,或牛死马遭瘟。楠木树干被砍伐,留下一个巨型树桩,就像村里的一块伤口,多年不曾愈合。大约在三四年前,有人发现了楠木的木用价值,成都有商家又通过中间人前来购买楠木树桩,用刀砍,用电锯才将树桩创翻,有一对碗口粗红蛇盘在树桩下,举着头,哇哇直哭,吓得创树桩的人一窝蜂四散。待众人回过神来,什么也没有看见,只有那树桩横卧在苍黄的天底下,微微有些颤抖……
不到半年功夫,那卖树桩的人暴病而亡,陆陆续续有搬运楠木树桩,参与找“快钱”的人要么摔断腰,要么折断腿,当地有人去犁地,捡到一根碗口粗的楠木树根,卖到150元钱,也害大病一场,花掉三百多
元住院费才算躲过那场楠木引发的劫难。购买楠木树桩的那家公司,不到两年时间,老总儿子遭遇车祸,公司直接破产倒闭。
   有人说,这些人遭遇所谓“报应”是一种必然,也有人说是一种偶然。不管是偶然还是必然,那楠木修炼千年,早已赋有灵性是真的,村里没有人敢不相信。有风水先生路过龙厂沟转悠了半天,告诉村里人说,这里是一个五龙出海,虎狮锁水口的地形,那楠木就是一颗定海神针。地形还在,神针没了。弥补的方式只有两种,一是以树还树,二是修一座古塔代替之。
  这位风水先生的话是否可信,不得而知。但用一种特殊的方式传承着这方文化脉络,记录着永远的乡愁是完全可取的。别人不一定相信,但我作为这方山水养大的子孙,我完全相信。

相关连接:


 作者初旭,本名王先军,四川古蔺人。民建会员,资深媒体人,品牌策划人,毕业于古蔺县丹桂中学。系新华社签约摄影师,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散文研究学会会员,四川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四川省基层法律工作者,目前从事网络传媒和法律服务。
  先后当过农民、教师、公务员、法律工作者。曾在多家媒体从事传媒工作。其间创作和采写各类文艺、新闻作品上万件。作品散见于新华社、中新社、人民网、中国经济网、《人民日报》、《法制日报》、《知音》等全国知名报刊。出版有个人散文集《山地风流》和报告文学集《遍地英雄》、《泸商记忆》(与人合作),主编了大型专著《最泸州——泸州建市三十周年专辑》,与人合作出版《巴蜀名胜楹联大全》等。先后推出的《纳溪贡茶.等您回家系列》《山地笔记系列》《我是品牌系列》等散文系列及多篇调查报告受到了社会各界和企业家们的关注。与人合作创作的歌曲《灯闹古蔺》《黄荆行》《花开丹桂》《龙抬头》《马蹄滩之歌》《水口之恋》《一潭美酒是故乡》等先后斩获全国大奖。主要擅长于新闻策划、深度报道、品牌策划、品牌推广、歌词创作和新赋体的写作,所编著的《泸州百业赋》即将出版发行。

(责任编辑:中国家居网)

本文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家居
  • 广告招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