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家居网

主页 > 家装 > 环保家装 >

环保整治持续加码,一个家具村的戛然谢幕
  发布时间:2018-07-20 15:48   来源: 济南日报  浏览:次   
收藏 我要评论  挑错  打印

孙家祥和邻居家的板材都堆在他位于山东省济南市毛家村的仓库里,不久后就将运到新厂房。

12月12日清晨,冬日的阳光洒在鹊山龙湖上,几只水鸟掠过清冷的水面。

水库北岸,夜色刚刚退去的毛家村一片安宁。孙家骏开着他的赛拉图,缓缓拐出村口,向三个月前刚刚接手的金豆捞饭店驶去。村内散落的家具板材、电锯,以及凌乱的厂房,在赛拉图的后视镜中渐渐远去。

从一名家具厂的少掌柜,到黄河北规模最大饭店的老板,孙家骏怎么也想不到,他的人生轨迹会在28岁时迎来一次“急转弯”。“这一年就像在做梦。”

有这种感觉的,远不止孙家骏一个人。自2017年春节以来,环保风暴、携河发展、三桥一隧、新旧动能转换先行区、引爆区……一个个新鲜的概念、一项项重大的举措,如同村外滚滚的黄河浪潮,一波又一波地冲击着毛家村的110多户居民。在新旧动能转换、经济变道换向的风口,他们迷茫、纠结而又充满对新生的期待。

风起—一个“家具村”的戛然谢幕

“这次车号跟上次不一样哦。”12月1日,记者在毛家村第一次见到住在村东头的孙家骏的母亲。

看到记者惊讶的表情,孙家骏解释说:“现在村里的人比以前少了三分之二,有个外人来会非常明显,你上次来的时候她就看到你了。”

孙家骏坦承,如果是年初,他或许都没有时间坐下来陪记者聊天。“订单一个接一个,有时半夜还有来拉家具的。”彼时,孙家骏还是自家开办的家具厂的少东家。

村支书巩万新告诉记者,这个人口不足500人的小村庄,30多年来崛起了100多个家具作坊,几乎家家有工厂,日产值能达到15万元。“村民把我们这里叫‘毛家工业园’。”

2017年3月,多部门联合发布的《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7年大气污染防治工作方案》,如同蝴蝶的翅膀,在毛家村掀起了一场风暴。根据方案,“散、乱、污”企业将被取缔。

“以前也有类似情况,严查的时候停几天工,过去就好了,但这次显然不一样。”孙家骏对政策的变化极为关注。去年华山北片区冻结通告发布时,他便预测附近的蒋家沟等村将会拆迁,于是提前加盖房屋,打算用来出租。

方案发布时,孙家骏刚刚接下两个大单,“想大干一场,但心里很忐忑。”果然,干到三分之二时,孙家骏接到了“三清”(清机械设备、原材料、外来人员)通知。“当时没别的想法,就是拼命干,快点把这两单做完。”7月底,在赶完最后一个订单后,他对父亲孙传柱说:“让咱清就清了吧,以后再也不接单了。”

刚接到“三清”通知时,很多村民还在偷偷开工。“小订单就算了,大订单违约赔不起。”然而,随着“散、乱、污”企业整治持续加码,那些外来打工的,还有来此租房开厂的,陆续打包撤离。这次不同于以往年底返乡,他们是彻底告别。“能带走的铺盖全带走了,带不走的机器被两毛多一斤卖了废品。”孙家骏知道,他们不会再回来了。没过多久,村里三家商店已经只剩一家。

8月底,村里的工业用电被完全切断,机器彻底开不了机。9月17日,大桥街道办事处找来20多辆叉车帮助村民搬仓库。一位街道办领导站在黄河大桥上,指着黄河以北对村民说:“你们等着看吧,这儿就是以后的浦东。”

初冬,几个月的“环保风暴”过后,毛家村周边的一些企业经过改造升级,陆续拿到环评资格,得以重新开工。只有毛家村沉寂依旧。往日此起彼伏的电锯声不再响起,运送家具的货车停在仓库门口,数万平方米的厂房被腾空,来不及处理的板材堆在路边,就连人气也不旺了。年轻人越来越少地出现在村里,他们要么外出打工,要么去城里上班。

波澜—一条“非典型”的创富之路

仅仅几个月前,毛家村还是另外一番景象:人流不息、车来车往、电锯声此起彼伏……如今,随着家庭作坊和小厂房被关停,毛家村辉煌一时的“工业园”时代彻底谢幕。在那个粗放式发展年代,“家家点火、户户冒烟”成为毛家村引以为豪的特色。30年来,从勉强温饱到“首富之村”,毛家村人走出了一条“非典型”的创富之路。

毛家村属于天桥区大桥街道,地处黄河滩区,三分之一耕地是盐碱地,在种地为生的时期注定难有作为。毛家村很多“富一代”还留有贫穷的记忆。“1984年去黄河大桥捡游客吃剩的西瓜皮,还有红瓤的再啃两口,瓜皮拿回来腌咸菜。”46岁的孙家祥回忆道。

种地吃不饱,就得靠手艺。1986年,孙传柱和几个村民到段店一家木器厂打工,偷学了组合柜的整套制作工艺,并把家具生意带回了毛家村。

在上世纪90年代初的毛家村,一个家庭作坊一年能有六七千元收益,这让穷了大半辈子的村民大为震惊。在他们的带动下,毛家村一下子开了十几家作坊。村民取经和进货的渠道是上交会和广交会,“每年广交会我们都去,国内最新款的办公家具只要能拍下来,我们就能做出来。”孙传柱说。

毛家村的家具作坊和小工厂逐年增加。丈夫白天干活晚上送货,既是下料工又是司机,妻子一边带娃一边算账,既是会计又是主管。一个小老板一年家庭收入三四十万元不成问题。“家具生意不断,村里的小媳妇没出月子就开始记账了。”巩万新介绍说。

家具生产的集聚效应让毛家村人很快富裕起来。村民的主要收入一方面来源于家庭作坊的生产加工,另一方面来源于厂房租赁。巩万新告诉记者:“鼎盛时期全村有近150户家庭作坊,一半以上是外地人来开的,全省乃至国内的很多办公家具都从这里发货。”

然而,在表面一片繁荣的背后,“毛家工业园”近年来已现颓势。土地使用接近饱和,手工技

艺效率低下,单打独斗势单力薄,更可怕的是,噪音、粉尘、异味让毛家村的人居环境难言

舒适。近几年巩万新也开始思考:投资三五万元就能在村里开个厂,门槛是不是有点低?

潮涌—一个“先行区”的时代使命

在毛家村,与村民越来越富裕相伴而来的,是污染、消防隐患等越来越庞大的民生账单。整个毛家村没有下水道,没有抽水马桶,更没有暖气,自留地和宅基地被见缝插针地盖了厂房,道路狭窄,稍微大点的车都很难通行。“很多村民到城里买房住,只是回来开工。”巩万新说。

一场“环保风暴”摧毁了所有“散、乱、污”企业。一台电锯、一个封边机、一个打孔机,再进点板子就能开工的“毛家工业园”成为过往。在很多村民看来,绿色环保、智慧宜居才是毛家村的未来。

“危”中有“机”。在“环保风暴”刮起时,济南“携河发展”的战略宏图正加快推进,毛家村被推向改革潮头。与此同时,新旧动能转换先行区的设立,更为毛家村经济的变道换向带来千载难逢的良机。

孙家祥不想放弃辛苦创下的“吉祥木业”,但他很清楚,现在到了产业升级的紧要关头。“从开始抵触到后来停产响应,我们也在积极探索新旧动能的转换方式,为这个行业的升级换代寻找办法。”很多人还在纠结犹豫的时候,孙家祥与朋友合伙贷款数百万元,在鑫茂齐鲁科技城购买了一处厂房。孙家祥看好这里是“北跨”的产业桥头堡。12月5日,他将大部分设备和原材料转移到新厂房。“环评已经下来了,不出意外的话,厂子明年就能开工。”

在孙家祥谋划家具厂升级的时候,孙家骏接手了黄河北规模最大的饭店金豆捞。“想做个跨度大的行业试试。”孙家骏告诉记者,现在多数村民都在等着搭新旧动能转换这班车。“说白了,都在期待新旧动能转换先行区的利好。”

5月2日,市政府正式下文组建济南新旧动能转换先行区管委会(筹)

6月1日,济乐高速南延工程跨黄公路引桥开工

11月21日,济南新旧动能转换先行区规划编制启动

11月底,新旧动能转换先行区建设在全市工作务虚会上被列为四大攻坚战之一

12月1日,济泺路穿黄隧道开工

风好扬帆正当时。一个“家家点火、户户冒烟”的“毛家工业园”已经消失,而一个立于新旧动能转换先行区潮头的毛家村,正待破茧化蝶。

记者手记:站在风口的毛家村年轻人

“闫姐,引爆区有新消息吗?”“齐鲁大道跨黄大桥啥时候建?”

因为多次到毛家村采访,一些年轻人与记者渐渐熟悉起来。后来每当出现有关“北跨”的信息,他们便会通过微信向记者询问一些关于“携河发展”和“新旧动能转换先行区”的最新动态。

12月1日,在一次采访中,记者遇到了来毛家村拍摄的摄影师宁舟浩。2010年冬天是宁舟浩第一次到毛家村拍摄。7年来,他用镜头记录着毛家村从农村生活向城镇生活转变的瞬间和细节。从他的作品中可以发现,对于家庭作坊发展带来的环境问题,毛家村人早已经意识到了。

与父辈不同,毛家村的年轻人大部分已经城市化,他们不会侍弄庄稼,在城里买了房,还购买了城镇居民保险。之前依靠家具生产和自家厂房出租,每年至少有十几万元进账,日子轻松而舒适。然而,随着携河发展战略和新旧动能转换先行区建设在这里聚焦,他们的生存状态正在发生变化,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种变化必将深度扩散、裂变。

宁舟浩告诉记者,从年初开始,这些年轻人便密切关注着环保政策和有关新旧动能转换先行区的每一条消息。在他看来,毛家村的这一代人必将实现从农民到市民的真正转变,这对他们来说是空前的大事。

新旧动能转换先行区建设之前,毛家村“家家点火、户户冒烟”,是一个靠家庭作坊和小型工业生产进行城镇化的村子;而新旧动能转换先行区建设推进以来,毛家村因其独特的地理位置成为深改热土,随之而来的是旧动能的淘汰,以及政策、资金和资源的汇集。

如今,年轻的创业者已经站在风口,正期待着像他们的父辈那样把握住改变命运的机会。

(文章来源:济南日报)

(责任编辑:中国家居网)

本文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家居
  • 广告招商